洋葱数学朱若辰:理想主义者不空谈

2019-10-21 18:47发布

编者按:

很多人谈论坚持初心的时候,他在梦想的路径上行以致远;很多人评判理想主义的时候,他用行动让理想落地生花。

他是朱若辰,本科在美国杜克大学研读生物、教育学和心理学专业,他高三的时候就获得过号称“少年诺贝尔奖”的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大奖,现在天上还飘着一颗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小行星。他创立并坚持“阳光书屋”,致力于农村教育公益;他与伙伴创办“洋葱数学”,让更多孩子爱上有趣的数学。从科研到公益,从海外到国内,只想做好教育,是朱若辰的初心。




2月28日,洋葱数学宣布完成C轮融资,总金额超过1.2亿元人民币,由君联资本和腾讯公司联合领投。这个低调的团队再次受到了关注。本期人物故事,我们聚焦洋葱数学联合创始人、未来之星第五届学员朱若辰。有句话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理想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朱若辰和这个以梦为马的团队,做到了。




源起:现在不做,永远都不会做了

2010年暑假,朱若辰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科研,还是公益?

彼时的他正在美国杜克大学读本科,主修生物学。他对科研的兴趣早在高中参加青少年科技后备人才培养计划时就已显露无疑。2006年,他有幸在导师的指导下在中科院完成植物病理学方面的科研报告,并参加了有“少年诺贝尔奖”之称的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大奖,获得学科大奖后拥有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一颗小行星。在大学期间,朱若辰还辅修了教育学和心理学,毕业后攻读博士学位、继续做研究对他来讲是最合理的事情。

自大一的暑假开始,朱若辰加入了同为海外留学生创办的PEER毅恒挚友公益组织,利用假期前往国内乡村学校支教,之后又与高中时就认识的伙伴、就读于哈佛大学的杨临风等人一同创办了教育公益机构“阳光书屋”,希望利用信息化技术提升欠发达地区的教育水平。

在湖南一所农村初中,朱若辰曾带孩子们玩一个名为“搭纸桥”的素质拓展游戏。他曾在高中参加北京市科技创新大赛时,和许多重点中学的同学们一起玩过:学生们以小组为单位,用固定数量的A4纸搭建固定宽度的纸桥,随后比拼各组纸桥的承重量。游戏不仅考验学生的物理知识,还能考察团队合作、动手能力和创新想象力。

游戏结束了,朱若辰发现当地初中的孩子们做出的纸桥不仅创意精巧,而且承重量也很大。这让他相当触动,“乡村学生的才能并不比城市的学生差,只是城市里的我们拥有了更多的机会。”

教育公益一做就是三年,眼看“阳光书屋”已经有些起色,同行的伙伴们却陆续走到了申读博士或是找工作的节骨眼。在个人兴趣与未来发展之间,不少志愿者都面临着抉择。

现在,到了朱若辰做决定的时候了。在甘肃的农村学校,他看到孩子们打开“阳光书包”,第一次举起“晓书”——一款他们特别为欠发达地区学生新开发的平板电脑,在上面看到他们从未读过的书籍和学习资源后,朱若辰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了。“感觉就像上了一条船,从此以后就在心里永远都放不下来。”




朱若辰甚至因此和家人产生了意见分歧。一向开明的父亲也忍不住劝朱若辰,“学有所成,再做公益不也很好吗。”

“如果我也退出了,‘阳光书屋’的团队或许从此就散了。”朱若辰向父亲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也许将来永远都不会再做了”。然后,他义无反顾地投入“阳光书屋”和“晓书”的后续课程开发之中。


转型:一半是理想,一半是商业

在一线教学实践中,朱若辰发现,数学是初中阶段最容易影响学生学习信心的学科。“数学的学习是一环套一环,非常有逻辑的。如果一个知识点听不懂,后面的知识也无法继续掌握。”朱若辰见到好几个孩子,因为学不好数学而导致自信心和自尊心的受挫。

“能不能尊重孩子的天性,让孩子喜欢上数学?”支教结束了,朱若辰的思考没有停止。他想试一试,自己设计一套科学的数学教学内容。因为他相信,“如果不从课堂教育的内容出发,其他的尝试意义都不会太大”。

早期团队人手紧缺,朱若辰以一人之力承担了教学内容制作的大任,“从设计、手绘、板书、录制、讲解、剪辑都是他一人全包。”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杨临风和做技术出身的李诺则负责软件技术的实现。

现在是洋葱数学的CEO的杨临风记得朱若辰那时喜欢在半夜创造,还常常边构思边抓头发,第二天一早又顶着奇异的发型继续录课。“那时我们就已经在探索如何在视频中‘数据埋点’,看学生在哪个部分没听懂要回看,什么地方又不感兴趣选择快进。

但很快,“阳光书屋”团队发现公益的方式有些跟不上的他们发展步伐。“我们有些完美主义,视频开发的进度达不到杨临风和我的预期,心里特着急”,朱若辰回忆当时的困窘,有些无奈,“在公益领域,你很难在这方面做比较大的投入。但孩子们的学习进度到了这个部分,你不能不上线吧。”

几番思虑后,创始团队决定在保留“阳光书屋”独立运作的基础上,成立一家商业公司,吸引更多优秀成员加入,用资本加速这场前所未有的教育探索。

2013年底,“洋葱数学”诞生,隔年获得晨兴基金会A轮200万美元投资。

媒体说,“他们正在用超级理性的数学逻辑进行一场针对教育改革的商业实践。”但对朱若辰们来说,他们在做很多决断的时候其实都很感性。

“你知道吗,洋葱数学一直很挑投资人的。”相较于量化地评估各大风投给出的报价,洋葱数学团队更看重投资人是否能认同公司的教育理念。

2015年2月,洋葱数学获得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近3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虽然被不少投资者提醒“这个团队可能做事情慢”,但李丰却十分欣赏洋葱数学团队的理念。




“教育行业创业的难点是要求团队基因里,一半是理想,一半是商业”,李丰说,洋葱数学创始团队的理想主义与一丝不苟的做事态度是他格外看重的。

虽然团队实现了商业化转型,但洋葱数学的三位联合创始人没有忘记自己的公益初心。“我们每次都会告诉投资人,‘阳光书屋’始终要在洋葱数学占有一定的股份。”朱若辰说,“这是商业对公益的一种反哺。”


蓝图:主动学习的教育翻转

有了资本的支撑,洋葱数学几次拓展团队规模,朱若辰的构想了许久的蓝图终于有了落地的可能。

2016年8月,人大附中西山学校的数学老师金政国加入洋葱数学担任课程副总裁,协助朱若辰一同把关洋葱数学的教学内容。后者此前一直负责西山学校1对1数字化学习项目,也是最早使用洋葱数学的一线公立学校教师之一。

即使在金政国这样经验丰富的教师看来,朱若辰对内容的要求也是异常严苛的,以至于“很多新来员工写的脚本一两个月都过不了审”。但金政国觉得朱若辰最难等可贵之处在于,“他对学生思维的感知力特别强,知道怎么做能吸引学生的注意力,怎么讲能让他们听懂并且喜欢上学习”。




“我很多东西都是从小边玩边学出来的,很多时候都是在兴趣驱动下,去抱着书琢磨。”朱若辰相信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他高中时做生物研究源于兴趣,做教育源于兴趣。他希望洋葱数学的课程也能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兴趣。

洋葱数学的课件都是精心制作的动画,其中卡通人物和教学思路的设计都源于课程团队和他的创意。朱若辰记得,大学的生物课上,一位著名的教授为了讲述爬行动物关节的特点,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站上讲台模拟动物的爬行。“太震撼了。”朱若辰说,“那之后我更加意识到,传递知识一定不能是高高在上的,我们用动画片的形式配合轻松而亲切的讲解,就是想离学生更近一些。”

朱若辰的理念得到了市场的验证。洋葱数学的品牌总监王斌给出一组数据:“洋葱数学现在已经积累了超过1400万的学生用户,大部分都是学生自主下载使用。”他补充说,“很多家长和老师一开始都不相信,一款软件能让学生主动来学数学,这怎么可能。但用下来,他们发现孩子真的在主动学习。”

“现在洋葱的内容还在不断升级改造。” 朱若辰说,“我们希望带给孩子跨学科的能力,甚至是素质教育,比如批判性思维、创造性思维、团队合作能力的培养。”

朱若辰至今记得他在杜克大学上的第一节课。

那是一节《生物学入门课导论》,授课的教授没有讲授任何关于生物学的知识,而是系统讲授了布鲁姆的教育理论。“老师看着我们,很平静地说,接下来我们要学习一整个学期。你知道自己要学什么吗?你知道要考什么吗?你有没有想过学习的意义是什么?你知不知道哪些知识要记忆、理解、应用;哪些要用到更高阶的思维能力,去分析、评价、创造。”

朱若辰很认真地说,“我想到了爱因斯坦的那句名言:真正的教育,就是在知识都遗忘之后,还留下来的东西。这就是洋葱数学想要做的。


人物谈教育

教育工作者要有空杯心态,认识自己存在的不足;需要有更广泛的视野,要关注社会的发展、科技的变革,并倒推回教育中来。好的教育应该是融入各行各业、各个领域中的,感觉不到教育的发生,才是好的教育。  ——朱若辰


【本文来源: 未来之星EdStars;  本文经未来之星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疑问请联系 zhuochucom@qq.com】


赞赏支持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